当前位置:首页  > 土拍头条  > 正文

城市“抢人”热潮再现 楼市上演变相松绑?

来源:

中国网

作者:

- 2020-07-14

摘要 据机构统计,今年以来,国内已有至少80个城市(区)推出人才购房补贴,各地的“抢人大战”热潮再度席卷而来。

据机构统计,今年以来,国内已有至少80个城市(区)推出人才购房补贴,各地的“抢人大战”热潮再度席卷而来。
 
然而,疫情之下如何纾困成为当地政府的头等大事。其中一些城市则在“因城施策、一城一策”的调控大势之下,试图通过人才引进政策松绑楼市。尤其是多个城市松绑政策出现一日游后,人才引进政策与楼市松绑之间的博弈再次成为监管层关注的焦点。
 
准一线城市落户略开放 补贴类型众多
 
“抢人”更要“留人”。对于诸多城市而言,如何将引进的人才实实在在地留在本地,体现在当地统计数据中,是政策制定者优先考量的问题。

因此,各城市的人才引进政策均万变不离其宗,围绕“户口”和“房子”两项最为重要的因素做文章,并提出吸引人才驻留的政策优惠。
 
贝壳研究院发布的《2020租赁市场半年报》显示,从全国19个城市的落户与租购房补贴政策来看,多数准一线城市落户政策较为开放,补贴类型众多,高端人才更为抢手。
 
透市|城市“抢人”热潮再现 楼市上演变相松绑?-中国网地产
 
总体而言,19城的落户政策分为四种类型:卡学历、卡年龄、学历年龄均有要求以及核准/积分落户。

其中,合肥、郑州、沈阳及重庆对于高校毕业生基本可以无限制落户,包括高等职业技术学校、专科及全日制本科的应届及往届毕业生均可直接落户,无年龄和就业限制,是其中落户条件最为宽松的。
 
其他二线城市如成都、武汉、西安学历门槛更高,但无年龄限制,青岛、东莞、天津则在年龄方面有不同限制,南京、长沙、苏州均有不同限制的缴纳社保要求。
 
落户最为严格的,自然是北上广深。除深圳学历人才可申请核准落户外,北上广皆需要积分落户,或是由拥有户口指标的就业单位解决,加上特大城市开始控制人口流入,落户可谓难上加难。
 
透市|城市“抢人”热潮再现 楼市上演变相松绑?-中国网地产
 
在租购房补贴方面,主要包含三种类型:高端人才的租购房补贴,各学历人才的购房补贴,以及各学历人才的租房补贴。
 
高端人才类补贴以购房、租房生活补贴,安家补助,现金奖励等多种形式呈现,种类多、力度大,额度在百万至千万不等,其中苏州与深圳补贴额度最高。但其门槛也是最高的,根据人才级别、工资水平及贡献水平决定。
 
各学历人才的购房补贴,根据学历不同各有差异,总体在万元以上。其中,合肥的补贴政策涵盖学历范围最广,从高职到博士均可享受,其余城市则多为本科以上。
 
学历人才的租房及生活补贴,也根据不同学历水平有所差异,大概范围在每月500-3000元不等,发放年限通常2-3年。其中珠三角部分城市给予的租房补贴相对较高,东莞推出的租房补贴最高可达每月5000元,同时苏州的租房补贴最高可达每月1万元。
 
楼市调控主基调不放松 “一城一策”正趋紧
 
当一批能创造较高价值与消费能力的人才流入之后,普遍会产生对住房的刚性需求,购房补贴的出现则加快了需求端的出手速度。此外,城市也在通过自己的方式招揽人才。不过,通过人才引进落户或降低人才落户门槛,并不是一件新鲜事。
 
2017年,“抢人大战”始于西安、武汉、长沙等部分二线城市,而后逐渐蔓延至一线城市、三四线城市乃至部分县城和城区,范围与力度均在上升。
 
2019年年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提出将以户籍制度和公共服务牵引区域流动,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为激发社会性流动活力。
 
中央发文,各地顺势跟进。尽管便利的交通加剧了区域间的人口流动,但在区域发展不均衡、城乡二元的背景下,长期以来,落后区域年轻劳动力缺失,人才流失的现象屡见不鲜,低能级城市面临人口向大都市圈外流的问题。
 
在这波人才引进政策中,不少低能级的城市冲在最前面。相比高量级城市,低能级城市本身的发展能力有限,人口流入量普遍偏低。因此,各个城市为吸引人才扎根,必然要在户籍与住房上给予支持。而各地人才新政的出台,也引来了外界长期的关注与解读。不少人认为,人才政策应谨防被楼市“绑架”,避免不为人才为楼市,成为楼市松绑的新动能。
 
中指研究院华中市场研究中心主任李国政表示,大学生等人才引进涉及外来人口进入本地,必然会对当地的楼市供需和预期产生影响。确实也有一些城市出台人才引进的政策也是在打擦边球,落实新型城镇化发展同时,也达到为楼市发展松绑的目的。
 
据研究机构统计,人才政策出台后,西安人口在两年内增加约百万——2017年西安放宽高校毕业生落户政策,年底新增户籍人口20余万人,2018年初西安再度放宽落户要求,年底户籍人口增加70余万人。而西安的人才政策,也确实为房地产市场注入了活力,从而引发了房价的上涨。
 
同时,在南京、杭州、苏州等楼市供求相对紧张的城市,购房补贴以及人才购房优先摇号等政策也对房地产市场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在李国政看来,调控的权限下放后,出现了地方政府试探底线红线的举动。主要由于地方政府的调控主动权放开后,很多地方并不会考虑全局影响,更多是从自身的区域发展诉求出发,抛出一些刺激性措施,难免会与国家总的调控基调不吻合,从而影响楼市调控的大局。
 
这也导致一些人才政策在推出之后被打上“补丁”,抑制楼市过热,将其与房地产市场进行切割。
 
今年以来,十余座城市松绑政策的一日游,意味着国家调控的大趋势不会改变。李国政表示,即便像湖北这样疫情影响最大的地区,都没有城市随意突破调控红线,其他城市更不可能。但是,不排除一些城市会出现政策微调,例如公积金信贷、土地出让门槛等方面大有文章可做。
 
实际上,提升产业竞争力增加就业机会,提升公共服务与宜居指数增加人才留存率,正成为一座城市吸纳人才的发展逻辑。因此,城市发展最终比拼的是硬实力,关键取决于未来是否有大的产业投资等推动当地经济尽快回暖,增强人口吸引力和未来发展信心。

  • 1
  • 2